彩神-“北溪1号”停供3天,欧洲冬储气买家措手不及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你的位置:彩神 > 联系我们 > “北溪1号”停供3天,欧洲冬储气买家措手不及
“北溪1号”停供3天,欧洲冬储气买家措手不及
发布日期:2022-09-17 22:21    点击次数:76

继7月停气10天之后,俄罗斯通往欧洲最大的天然气管道“北溪1号”又停了。俄方表示,此次暂停供气为期3天,原因是设备维护。俄总统发言人近日表示,由西方制裁引起的技术问题是阻碍俄罗斯供气的唯一原因。

 

在“北溪1号”暂停供气之前,欧盟总体已经达到了其设定的“过冬”储气目标——天然气储存设施的填充水平达80%,但欧盟成员国中仍有多个国家落后于这一目标。“北溪1号”突然停气打乱了欧盟天然气储备的节奏,欧盟买家不得不出高价购买其他来源的天然气满足需求。

 

俄方:供气的唯一阻碍在于西方制裁

 

据俄新社报道,从8月31日4时到9月3日4时,“北溪-1号”将暂停供气3天。

 

报道称,此次暂停供气是由于波尔托瓦亚气站唯一一台在工作的涡轮机需要进行例行维护。维护工作将由俄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和德国西门子公司的专家共同完成。

 

报道还称,管道关闭3天,欧洲将因此少获得近1亿立方米的俄罗斯天然气。维护完成后,在设备无技术故障的情况下,“北溪1号”的输气量将恢复到每日3300万立方米的水平。

 

当地时间8月30日,德国卢布明,一名男子站在天然气管道设施前。图/视觉中国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北溪1号”天然气管道全长约1200公里,从俄罗斯圣彼得堡附近的海岸穿过波罗的海到达德国西北部。该管道自2011年开始运营,每日最大输气量可达1.7亿立方米。

 

法国能源转型部长阿涅丝·帕尼耶-吕纳谢近日指责俄罗斯“把天然气作为战争武器”。对此,俄罗斯总统发言人佩斯科夫予以否认,他强调,由西方制裁引起的技术问题是阻碍俄罗斯供气的唯一原因。

 

佩斯科夫说,西方制裁阻碍了“北溪1号”的日常维修和养护工作以及关键零部件的供应。“我们保证,除了制裁造成的技术问题外,没有什么其他因素阻碍天然气供应”。

 

这已是今年以来“北溪1号”的第二次暂停供气。7月,俄罗斯曾宣布因年度维护的需要,将“北溪1号”关闭10天。在重新开放后,俄方表示由于设备故障问题,“北溪1号”只能以20%的输送量维持运营。

 

牵动欧洲能源安全的“北溪1号”

 

虽然“北溪1号”是从俄罗斯通往德国的天然气管道,却足以牵动整个欧洲的能源安全。

 

据半岛电视台报道,“北溪1号”是俄罗斯通往欧洲最大的天然气管道,俄天然气经该管道到达德国后,再输送到欧洲其他地方。

 

当地时间8月15日,德国埃姆斯兰燃气发电厂。图/视觉中国

 

数据统计机构Statista的数据显示,2021年,“北溪1号”天然气输送量达到了592亿立方米,比该管道设计的年输送量还高出42亿立方米。据国际能源署(IEA)统计,同年,欧盟从俄罗斯进口天然气的总量为1550亿立方米。也就是说,“北溪1号”当年的输送量占欧盟进口俄天然气的近40%。

 

除“北溪1号”外,俄罗斯通往欧洲的天然气管道还有“亚马尔-欧洲”“兄弟”“联盟”等。但据路透社报道,这些大型天然气管道输送量也已下降,其中一条途经乌克兰的大型天然气管道已经在5月份停止供气。

 

在俄乌冲突爆发前,德国一直寄希望于耗资100亿欧元、最大输送量可达“北溪1号”两倍的“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来满足本国和欧洲的能源需求,但在俄乌冲突爆发后,德国中止了该项目。

 

“如果‘北溪1号’被切断,抑或是德国失去了所有从俄罗斯的能源进口,整个西北欧都会感受到它带来的影响。”荷兰能源部长罗布·杰滕7月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说,荷兰可以增产天然气来帮助邻国,但大幅增加开采量有引发地震的风险。

 

荷兰格罗宁根气田是西欧为数不多的大型气田。该气田的可开采量约为4500亿立方米,相当于欧洲从俄罗斯进口天然气三年的量。但天然气开采曾导致当地发生地震。据荷兰国家电视台(NOS)报道,格罗宁根民众今年8月至9月举行为期一个月的抗议活动,抗议政府对开采引发的地震风险应对不力。

 

突然停气打乱欧洲储气节奏

 

今年夏天,整个欧盟都在忙于往他们的储存设施中灌入天然气。德、法、意、荷、奥等国均建有巨型地下天然气储存设施,根据欧盟政策,不具备储存能力的欧盟国家将分享其他国家的储存设施。

 

当地时间8月30日,德国卢布明,一名男子戴着印有天然气管道运营商Gascade标志的头盔。图/视觉中国

 

据欧洲天然气基础设施组织(GIE)数据,截至8月30日,欧盟目前的天然气储存设施的填充水平已达80%,达到了其最低的“过冬”储存目标。欧盟今年5月提出,在能源危机的背景下,欧盟在11月1日之前的天然气储存设备填充水平至少达到80%,才能满足冬季基本的能源需求。在今后若干年,欧盟将逐步把这一目标提升至90%。

 

其中,截至8月30日,欧盟最大经济体——德国的填充水平为84%,法国、意大利的填充水平分别为92%和82%。但奥地利、匈牙利、保加利亚、拉脱维亚等国仍未达到80%的目标线。

 

据路透社报道,德国副总理兼经济和气候保护部长罗伯特·哈贝克8月28日表示,德国天然气储存设施的填充速度快于预期。该国自己的储存目标是在今年10月之前,其天然气储存设施的填充水平达到85%。哈贝克称,这一目标或许在9月初就能完成。

 

然而,“北溪1号”突然暂停供气3天打乱了欧洲储气的节奏。德国电网监管机构总裁克劳斯·穆勒表示,如果俄方在停气3天后能够恢复此前的20%输送量,德国尚可以应对其能源问题。

 

欧洲最大的天然气买家德国尤尼佩尔能源公司(Uniper)表示,由于俄天然气供应已经比合同水平下降了80%,该公司不得不以高价从能源市场购买天然气,为此每天需要多支付1亿欧元。该公司已经耗尽了德国政府提供的90亿欧元信贷额度,目前正在要求政府追加40亿欧元信贷额度。

 

《纽约时报》称,尽管欧洲的天然气价格近期有所下降,但目前的价格仍是去年同期价格的约9倍。

 

新京报记者 陈奕凯

编辑 张磊 校对 李立军



相关资讯